在比利时小城博物馆重温阿登战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cjxbxs.com/,欧联巴塞尔

巴斯托涅是比利时东南部的一座小城,仅有1.6万名居民,但它却因75年前的一场战争而闻名于世。在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每个人的思绪都被拉回了1944年12月16日至1945年1月25日发生在这里的阿登战役。

1944年诺曼底登陆后,盟军在欧洲西线日,阿登山区的战略要地巴斯托涅小城在被纳粹德国占领4年后重获解放。1944年12月,就在二战行将结束之际,德军在比利时的阿登山区发起了一次强有力的反击,德国人遭遇盟军的顽强抵抗,只有中路的一支装甲军取得重大进展,阿登战役因此被称为“突出部战役”,也被认为是欧洲战场上最血腥的战役之一。规模庞大的德军装甲纵队似乎不可阻挡。这次攻势集中了德国的前沿军事科技,甚至派出小型电动潜艇支援。巴斯托涅是阿登战役中的要塞,美军死守孤城,顽强抵抗德军,击退了德军的攻势。此战之后,德军在西线便再也无力阻挡盟军的进攻。

“突出部战役”是二战期间西线最大的阵地反击战,巴斯托涅是这场战役中的要塞。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因此被誉为“阿登战役的鲜活记忆”。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坐落在马尔达森美军纪念碑旁,占地面积1600平方米,共有展出物品400余件。主要通过文献图片、武器装备、3D影像、语音导览仪、实景演出等形式多角度再现“突出部战役”起因、发展与结束的全过程。博物馆为游客提供英、法、荷、德4种语言的语音导览设备,每年吸引游客超过15万人次。

受疫情影响,今年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也关闭了3个多月,但自从重新开馆以来,虽然来自国外的游客少了,但是比利时的游客数量却比以前大幅增加。一位游客告诉记者,疫情和战争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它们都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但是只要我们坚持正义、坚信科学、充满信心,就一定能迎来胜利。

博物馆馆长马修比拉表示,博物馆的主要作用是教育游客了解过去。对现在的年轻人而言,战争是遥远的记忆,但是战争的伤痛需要永远铭记在心,才能最大限度地阻止新战争的发生。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阿登战役,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特意制作了包含所有展品介绍的网络虚拟游览,并支持VR设备,游客可以在沉浸式的参观和体验中,通过布景、图片及多媒体装置获得丰富的战争知识。

为了让参观者能对战争感同身受,博物馆还虚拟了四个人物(如图),在语音导览器里,这四个鲜活的人物讲述着自己在战争期间的一个个小故事,人物虽然是虚构的,但是他们的原型人物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的故事也特别真实感人,使游客感受到每个人的故事与自己都息息相关,也正是这一个个鲜活的个人的“小”历史,融汇成了国家的“大”历史。这四个人物分别为:德军中尉汉斯韦格穆勒,他隶属于德国陆军国民掷弹兵第26师,该部队正试图夺取巴斯托涅,他21岁,有四个姐妹,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他的父亲是一位音乐学院的教授,他非常喜欢演奏小提琴,在语音导览中,可以明显感受到他明显的德国口音。20岁美军下士罗伯特基恩,是美军第101空降师的下士,该师的任务是坚守巴斯托涅,他来自一个荷兰裔美国家庭,他的弟弟正在太平洋上与日本打仗,他非常喜欢吹口琴。与汉斯韦格穆勒一样,他也被安置在城市郊外的树林中,身在冲突前线岁男孩埃米尔莫斯塔德,他是家中的独子,他的父亲在当地经营着一家自行车店,母亲在家照顾他,埃米尔非常喜欢演奏手风琴,虽然会的曲子不多,他每天骑车14公里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埃米尔的老师玛格丽德德维勒25岁,她有5个兄弟姐妹,她也是每天骑车去学校,她亲眼看到无数比利时人竭尽全力抵抗德国侵略者。就是这四个非常鲜活的人物,热爱音乐、热爱生活,却被无情的战争卷入其中,完全脱离了原本幸福的人生轨道。也是这场战争,让这4个人以一种悲惨痛苦的方式相遇。

12月18日,大炮的声音传到埃米尔的村庄。“我不得不承认我有点害怕,尤其是因为没有电了。”他的父母将他送到了叔叔维克多的家中,因为叔叔家有一个坚固的地下酒窖。

酒窖地板坐满了人。当轰炸再次开始时,埃米尔用随身带着的手风琴演奏,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美妙的乐声能盖住可怕的爆炸声。埃米尔的父母留在自己家,他家的房屋被炸毁,母亲被炸死。他的父亲被德军开枪打死。

博物馆还准备了3个战争实景演出,更有孩子和大人都能参与其中的体验活动,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10-14岁儿童可以参加的跟随德军中尉汉斯韦格穆勒和美军下士罗伯特基恩度过战争中的一天,体验长达6个小时,孩子们在汉斯韦格穆勒和罗伯特基恩的带领下进行射击、投弹以及躲避在掩体的各种训练,并了解战争中的各类武器,这个体验现在已经成了不少比利时男孩家长假期的第一选择,有的孩子参加了一次又一次。参加体验的一个男孩说,这个体验很过瘾,摸爬滚打又能了解武器知识,但是他也非常不希望战争发生,因为在体验中,汉斯韦格穆勒和罗伯特基恩会无数次地告诉孩子们战争是扼杀生命的恶魔,无数生命之花在残酷的战争中夭折。

这里还有一项针对6-12岁儿童的小特工训练营,用6个小时时间发现上世纪40年代的巴斯托涅,孩子们变身秘密小特工,游走在巴斯托涅的街头,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队友们传递着重要的战争情报。为了不被发现,这些秘密小特工的午餐都是在一个安静的森林里享用野餐。博物馆馆长马修比拉认为,人们必须了解自己的过去,才能更好地解释现在并思考未来。“我们应当牢记75年前发生的残酷战争,愿所有人永远生活在和平与繁荣中。”

巴斯托涅是比利时东南部的一座小城,仅有1.6万名居民,但它却因75年前的一场战争而闻名于世。在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每个人的思绪都被拉回了1944年12月16日至1945年1月25日发生在这里的阿登战役。

1944年诺曼底登陆后,盟军在欧洲西线日,阿登山区的战略要地巴斯托涅小城在被纳粹德国占领4年后重获解放。1944年12月,就在二战行将结束之际,德军在比利时的阿登山区发起了一次强有力的反击,德国人遭遇盟军的顽强抵抗,只有中路的一支装甲军取得重大进展,阿登战役因此被称为“突出部战役”,也被认为是欧洲战场上最血腥的战役之一。规模庞大的德军装甲纵队似乎不可阻挡。这次攻势集中了德国的前沿军事科技,甚至派出小型电动潜艇支援。巴斯托涅是阿登战役中的要塞,美军死守孤城,顽强抵抗德军,击退了德军的攻势。此战之后,德军在西线便再也无力阻挡盟军的进攻。

“突出部战役”是二战期间西线最大的阵地反击战,巴斯托涅是这场战役中的要塞。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因此被誉为“阿登战役的鲜活记忆”。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坐落在马尔达森美军纪念碑旁,占地面积1600平方米,共有展出物品400余件。主要通过文献图片、武器装备、3D影像、语音导览仪、实景演出等形式多角度再现“突出部战役”起因、发展与结束的全过程。博物馆为游客提供英、法、荷、德4种语言的语音导览设备,每年吸引游客超过15万人次。

受疫情影响,今年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也关闭了3个多月,但自从重新开馆以来,虽然来自国外的游客少了,但是比利时的游客数量却比以前大幅增加。一位游客告诉记者,疫情和战争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它们都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但是只要我们坚持正义、坚信科学、充满信心,就一定能迎来胜利。

博物馆馆长马修比拉表示,博物馆的主要作用是教育游客了解过去。对现在的年轻人而言,战争是遥远的记忆,但是战争的伤痛需要永远铭记在心,才能最大限度地阻止新战争的发生。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阿登战役,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特意制作了包含所有展品介绍的网络虚拟游览,并支持VR设备,游客可以在沉浸式的参观和体验中,通过布景、图片及多媒体装置获得丰富的战争知识。

为了让参观者能对战争感同身受,博物馆还虚拟了四个人物(如图),在语音导览器里,这四个鲜活的人物讲述着自己在战争期间的一个个小故事,人物虽然是虚构的,但是他们的原型人物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的故事也特别真实感人,使游客感受到每个人的故事与自己都息息相关,也正是这一个个鲜活的个人的“小”历史,融汇成了国家的“大”历史。这四个人物分别为:德军中尉汉斯韦格穆勒,他隶属于德国陆军国民掷弹兵第26师,该部队正试图夺取巴斯托涅,他21岁,有四个姐妹,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他的父亲是一位音乐学院的教授,他非常喜欢演奏小提琴,在语音导览中,可以明显感受到他明显的德国口音。20岁美军下士罗伯特基恩,是美军第101空降师的下士,该师的任务是坚守巴斯托涅,他来自一个荷兰裔美国家庭,他的弟弟正在太平洋上与日本打仗,他非常喜欢吹口琴。与汉斯韦格穆勒一样,他也被安置在城市郊外的树林中,身在冲突前线岁男孩埃米尔莫斯塔德,他是家中的独子,他的父亲在当地经营着一家自行车店,母亲在家照顾他,埃米尔非常喜欢演奏手风琴,虽然会的曲子不多,他每天骑车14公里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埃米尔的老师玛格丽德德维勒25岁,她有5个兄弟姐妹,她也是每天骑车去学校,她亲眼看到无数比利时人竭尽全力抵抗德国侵略者。就是这四个非常鲜活的人物,热爱音乐、热爱生活,却被无情的战争卷入其中,完全脱离了原本幸福的人生轨道。也是这场战争,让这4个人以一种悲惨痛苦的方式相遇。

12月18日,大炮的声音传到埃米尔的村庄。“我不得不承认我有点害怕,尤其是因为没有电了。”他的父母将他送到了叔叔维克多的家中,因为叔叔家有一个坚固的地下酒窖。

酒窖地板坐满了人。当轰炸再次开始时,埃米尔用随身带着的手风琴演奏,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美妙的乐声能盖住可怕的爆炸声。埃米尔的父母留在自己家,他家的房屋被炸毁,母亲被炸死。他的父亲被德军开枪打死。

博物馆还准备了3个战争实景演出,更有孩子和大人都能参与其中的体验活动,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10-14岁儿童可以参加的跟随德军中尉汉斯韦格穆勒和美军下士罗伯特基恩度过战争中的一天,体验长达6个小时,孩子们在汉斯韦格穆勒和罗伯特基恩的带领下进行射击、投弹以及躲避在掩体的各种训练,并了解战争中的各类武器,这个体验现在已经成了不少比利时男孩家长假期的第一选择,有的孩子参加了一次又一次。参加体验的一个男孩说,这个体验很过瘾,摸爬滚打又能了解武器知识,但是他也非常不希望战争发生,因为在体验中,汉斯韦格穆勒和罗伯特基恩会无数次地告诉孩子们战争是扼杀生命的恶魔,无数生命之花在残酷的战争中夭折。

这里还有一项针对6-12岁儿童的小特工训练营,用6个小时时间发现上世纪40年代的巴斯托涅,孩子们变身秘密小特工,游走在巴斯托涅的街头,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队友们传递着重要的战争情报。为了不被发现,这些秘密小特工的午餐都是在一个安静的森林里享用野餐。博物馆馆长马修比拉认为,人们必须了解自己的过去,才能更好地解释现在并思考未来。“我们应当牢记75年前发生的残酷战争,愿所有人永远生活在和平与繁荣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