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新协议出台 “银行最低资本”有新标准

Posted on 2021年12月11日Tags   Leave a comment on 巴塞尔新协议出台 “银行最低资本”有新标准

6月26日,十国集团的中央银行行长和银行监管当局负责人举行会议,一致同意公布《资本计量和资本标准的国际协议:修订框架》,即新资本充足率框架,现在普遍称之为“巴塞尔新协议”。此前一天,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新巴塞尔协议的制定者)将新协议文本呈送各中央银行行长和监管当局负责人审定。

巴塞尔新协议详细规定了风险敏感度更高的银行最低资本要求。通过制定一些原则帮助银行评估资本充足率,帮助监管当局审查银行的评估情况,以确保银行有足够的资本来抵御风险,新协议资本要求的风险敏感度得到了提高。通过提高银行财务报告的透明度,新协议还力求加强市场约束。26日公布的巴塞尔新协议文本,是向世界各国监管当局和银行家广泛征求意见后的结晶。新协议为各国立法和继续审批,以及各银行完成新协议实施的各项准备工作奠定了基础。

十国集团中央银行行长和银行监管当局负责人联席会议主席兼欧洲中央银行行长杰恩.克劳德.特里赫特先生(Jean-Claude Trichet)指出:“新巴塞尔协议有关风险管理和银行监管的方法十分全面。新协议将提高银行的安全和稳健,提高金融系统整体上的稳定性,改善金融系统为保持经济可持续增长提高服务的能力。我很高兴地把新协议文本提供给国际社会。”

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主席兼西班牙银行行长杰米.卡如那先生(Jaime Caruana)也指出:“对于银行改善其风险计量和管理系统,新协议提供了无与伦比的机会。新协议吸收并且融合了一些主要银行在风险管理方面的先进经验,并且鼓励所有银行继续加强内部控制。通过鼓励银行提高和改进其风险管理系统、业务模型、资本战略和信息披露标准,巴塞尔新协议将提高银行整体的效率和改善抗风险的能力。”

十国集团中央银行和监管当局支持巴塞尔委员会的计划,即委员会将继续与业界和其他监管当局讨论重要的实施问题,以便各国实施和审批新协议的工作顺利进行。

巴塞尔委员会计划新协议于2006年底在成员国开始实施。风险计量的高级法将于2007年底开始实施,以便让银行和监管当局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定量影响分析,或按照现行规则和新规则进行双轨的资本计算。十国集团中央银行和监管当局鼓励其他国家的有关当局考虑实施巴塞尔新协议在监管方面的准备情况,并且建议根据本国各自的工作重点来决定跟进新协议的步骤。

十国集团的中央银行和监管当局对委员会前任主席威廉.麦克唐纳和现任主席杰米.卡如那在过去的6年内,为巴塞尔新协议的起草和修改所做出的杰出领导工作表示感谢。十国集团的中央银行和监管当局表示,巴塞尔委员会的工作得益于在十国集团内以及全世界广泛征求意见,使新协议得到了全世界的接受。十国集团中央银行和监管当局认为,巴塞尔委员会将继续按照公开和征求意见的精神开展工作。委员会将定期通报其各项计划,这样委员会和业界就能够有效地确定其工作重点。

《资本计量和资本标准的国际协议:修订框架》或巴塞尔新协议,提供了一套新的标准来确定银行的最低资本要求。新协议由巴塞尔银行业监管委员会起草。委员会由十国集团国家的中央银行和银行监管当局组成,该委员会起草了1988年巴塞尔资本协议。

几乎所有拥有活跃银行市场的国家均要求其银行维持最低水平的资本。资本可以支持银行的持续增长,并且可以吸收非预期损失。资本充足且管理好的银行具有更强的抵御损失的能力,在整个经济周期(包括在经济衰退时期)为个人和企业提供信贷。因此,充足的资本水平有助于提高公众对银行系统的信心。

银行和监管当局的技术难题是:如何决定足够防御非预期损失所需的资本量。如果资本水平太低,银行可能不能够吸收大额的损失,增加了银行倒闭的风险,其后果是存款人承担风险。如果资本水平太高,银行也许不能够最有效地使用资源,限制了其发放贷款的能力。

1988年巴塞尔资本协议首次制定了国际公认的最低银行资本定义及计量方法。巴塞尔委员会设计1988年协议时采用简单的标准,以便能够应用于不同国家的各类银行。1988年协议采用粗略的风险分类方法,对同一类借款人(例如对所有公司客户)的风险暴露采用同一风险权重,而不考虑每个借款人信誉和风险方面可能存在的差异。

虽然1988年协议最初仅适用于十国集团国家的国际活跃银行,但是它迅速成为衡量银行清偿力的标准,并且目前已经被100多个国家以不同方式采用。1988年协议最初只关注信用风险,1996年巴塞尔委员会对其进行补充修订,增加市场风险资本要求。

随着风险管理做法、技术以及银行市场的发展,1988年资本协议确定的计量资本的简单方法对很多银行已不再适用。例如,1988年协议仅要求粗略的风险分类,不区分对同类借款人的风险暴露中各借款人之间的资信差异。

而且,一些大银行不断改进内控程序,采用更加高级的风险计量技术,以及越来越多地使用高级的风险管理做法(如资产证券化),改变了对风险和业务的监测管理模式。监管当局和一些先进的银行发现:1988年协议中制定的静态规则,已经落后于不断发展的良好风险管理做法。即现行的资本管理制度无法反映银行的实际业务做法。

巴塞尔新协议更好地反映了银行业面对的风险,并且更加鼓励改进风险管理。新协议借鉴了1988年协议的基本构架,但提高了资本要求对银行面对的实际风险的敏感度。新协议一方面把资本要求与信用风险更加紧密地联系起来,并且为操作风险(由操作失败造成损失的风险暴露)设定新的资本要求。

但是,巴塞尔委员会打算维持整体最低资本要求水平不变,同时鼓励采用新协议中风险敏感度高的高级法。巴塞尔新协议引入了相辅相承的三大支柱,即最低资本要求、监管当局的监管以及市场约束,为银行提高内部管理水平提供动力。

巴塞尔新协议的总体目标是促进银行保持充足的资本,努力完善风险管理,从而提高金融体系的稳定性。此目标将通过相辅相承的三大支柱实现。第一支柱对1988年资本协议所提出的最低资本要求进行了完善,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则代表着资本监管的创新。

新协议的第一支柱修改了1988年资本协议的指导原则,力求将最低资本要求与每家银行实际面对的经济损失风险紧密地结合起来。

首先,新协议提高了信贷损失风险资本框架的敏感度,将要求对风险高的借款人采用更高的资本,低风险则低资本。在此,新协议为银行和监管当局提供了三种方式,由他们根据银行业务和内控的完善程度来选择如何使用。

根据信用风险“标准法”的要求,对从事一般贷款和信贷业务的银行以及内部控制水平一般的银行来说,可采用信用风险外部计量指标来确定监管资本方面所要求的借款人的信用水平。

从事复杂风险业务以及建立了先进的风险计量体系的银行,经监管当局批准,可以从两种内部评级方法中选用一种方法来计量信用风险。按评级法的要求,银行在一定程度上对借款人信用风险的内部计量指标来确定资本要求,当然这需要满足有关数据、检验和操作方面的各类要求。

第二,新协议对操作风险提出了明确的资本要求。操作风险是指由于不当或失败的内部程序、人员和系统或外部事件(如自然灾害)导致损失的风险。与评估信用风险有三种方法可供选择相类似,银行可以从三种方法中选取一种来计量操作风险。这种手段在银行和监管当局看来,应该能够反映银行控制操作风险的水平和完善程度。

通过将资本与银行自身有关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的内部计量指标紧密结合在一起,新协议鼓励这些银行完善这些计量方法。对于能够提供全面准确的计量指标并能有效地控制各类风险的银行,新协议将通过降低资本要求的形式给予明确的鼓励。

新协议的第二支柱明确指出,对银行内部各类风险的有效监督检查十分重要。这样才能确保银行的管理层作出有效的判断,对各类风险安排充足的资本。

监管当局将认真分析各家银行的业务情况和风险概况,以确定这些银行是否应持有比第一支柱规定更高的资本并确定是否有必要采取相应的监管纠正措施。

委员会认为,当监管当局与银行对计量和管理风险的内部程序进行对话时,此种对话将有助于间接地鼓励银行建立完善的控制框架,改善内部程序。

第三支柱是指市场约束,及通过提高银行公开报告的透明度来鼓励审慎管理。第三支柱要求银行进行公开信息披露,以使市场更加了解银行的资本充足制度。

巴塞尔委员会认为,当市场参与者对银行所从事的各项业务以及控制风险的各项手段有充分的认识和了解时,他们就能更好地对银行作出区分,以达到奖优罚劣的目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cjxbxs.com/,欧联巴塞尔